阿叽米德🌵

大噶猴
id=苏暨
是个废品,不会说话
安雷柠凯是心头好
不喜欢撕逼 有自己的立场
我脾气很好的,请来和我一起玩
渴望思如泉涌
我喜欢评论(暗示
婶婶怎么那么好——

【柠凯】Call you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结局

水滴落在木质地上的声音穿过了整间房,空荡荡的楼道弥漫了一股浓重的水气。现在才是初春,凯莉揉了揉眼睛,匍匐着从两团纠缠在一起的被子里挣扎着爬起,她睁开困乏的双眼,从嘴里扒拉出几缕黑发。她直起腰,对着床另一边的蓝色的闹钟发愣,直到它突兀地叫嚣才慌忙把它拿起,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关掉,银色的小锤不停歇地摇摆,小姐被它敲的心惊胆战。最后黑髮的小姐直接扒掉了它的电池,四周才回归了平静。

“都这个点了……”她起身,把脚伸下床,却找不到拖鞋,从床上翻下后才发现它们一西一东安静地躺在床底。凯莉小姐摇摇头,干脆不穿鞋子,慢吞吞地走向厨房。没有一点生气的厨房提不起黑髮小姐本就小的可怜的胃口。她长长叹了口气,掀开锅盖后就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她干脆就不吃了,径直走向卫生间换了套黑色的连衣裙,草草绑了个丸子头,在刷牙的时候指尖在半空中犹豫了一下是要蓝色的那把还是粉色的那支,迅速洗了脸后开始上妆。

她出门买了整整一大袋黄柠,甩开鞋子烧了壶开水,往两个杯子里头加了一勺蜂蜜和两片切好的柠檬。白色的雾气热乎乎地将她的脸蒙了一层纱,最终浮在她脸上成了几颗小水珠。她学着安莉洁平日的动作试着搅拌几下,淡黄色还冒着泡泡的柠水里头飘着几颗籽,她满意的笑了笑。

“等等她就回来了。”凯莉小姐快步走向梳妆台,仔细打量镜子里的自己,“这个固执的臭丫头,竟然敢出去这么久才回来,不好好教训她我就不是凯莉!”她哼哼道,目光转向桌上的柠檬发饰。

“如果我戴上这个,丑女会有什么反应呢?”凯莉小姐转了转眼睛,小心翼翼地把那片被她嘲笑过的发饰轻轻戴上去。柔顺的黑色里掺了点漂亮的柠檬黄,她自觉像是夜空中的启明星,在波涛汹涌的海里行驶的渔船得依靠她寻找方向,她像神明,像为渔船祈福的善者,守着一方孤塔,点亮了塔顶的灯,成了服于万生的守塔人——这怎么都像是安莉洁那个蠢家伙才会做的事!凯莉小姐越想越觉无错,满意的转了转头,抚平了裙摆,直起身。

“凯莉!”门外传来声响,凯莉小姐惊喜的站起身,又觉得自己太过莽撞,便按耐住情绪,像平时一样慢悠悠的起身去开门。她故意不露出一点声响,像猫一样踩着柔软的肉垫,慢慢接近门口,然后出其不意地猛地开启门,“真是够慢啊,你这个冷冰冰的丑女。”她抱怨道,抱着胸用质问的目光把眼前人从上到下里里外外仔细地看了个遍。

“凯莉……”门外的金不安的看着她,身后站着安静的银发青年。

他递给凯莉小姐一个盒子,木制的,棕色的,小小的方方正正的。凯莉小姐边认不出这是什么木,只知道有种安心的感觉。她颤抖着接过她,紧紧攥在手里。

“……节哀。”金捂住脸,身后的青年拍了拍凯莉小姐的肩膀便不作声了。

热乎乎的风吹过凯莉小姐的发,金从指缝里偷偷瞧她。

“哎,你变小了呢?”她说。

“欢迎回家,笨蛋安莉洁。”她对着手里的小盒子轻声喃喃,贴上额头,像以前靠在她的肩膀上一样。

  

【柠凯】阴差阳错

★是圣女柠x魔女凯
★是糖的前传,两人刚刚相遇的场景><
💡BGM:浮游梦💡请一定点开奥!
★都ok了就开始叭~~

魔女小姐坐在那弯月亮上。

她嘴里叼着一根糖,漫不经心哼的歌谣已经是上世纪人民耳熟能详的了。她刚从最西方的一个国度的国都里逃出来。魔女小姐不死的能力已经被国都的人们发现了,在那个国度里她已经生存不下去了,每天都有无数贪婪的人来寻求不死魔药——拜托,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不死魔药啊,我上哪儿去给你找?魔女小姐翻了个白眼,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她要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不过这可能很难找,这整块大陆的人民都知道星月魔女的名号。她确实大名鼎鼎,但也因此碰上了许多麻烦——凯莉小姐最怕麻烦,所以她在一个寂静的夜晚,带着她的老骨头离开了她生活许久的地方。

“我想这里大概不错,对吗?”凯莉小姐飞过一片汪洋,从高空俯视下去,看到一个小岛,上面个城镇,房屋围成了一条条街市,布满了整个山头,城镇中心还有一片巨大的湖泊,延伸出一条宝蓝色的河,最终没入蓝色的大海,“你觉得呢?”

“您觉得好就行了。”老骨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软绵绵的挂在魔女的腰间。魔女小姐啧了一声,驾驭着星月刃飞向地面。

“真奇怪啊,”凯莉小姐双手托腮,仔细端详下方的小镇,“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亮光?”

“或许只是门口挂着的灯而已。”老骨头困倦的答道。

“不,”魔女小姐眯起眼睛,蓝色的瞳仁一下子看穿其中的奥妙,“不对,这里有一道小小的障眼法……还挺有意思,这么偏僻的小地方居然有人会魔法。”

“要下去吗?”老骨头又打了个哈欠,差点把嘴撕成两半,“这地方有点神秘。”

“这才有意思不是吗?”凯莉小姐正了正身子,她晃了晃脚,确保自己的鞋不会掉下去后,骑着星月刃飞向下方的城镇。她高高举起一只手,从掌心飞跃出无数炽热的星屑,一股脑的冲向镇子的方向,在半空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般被击打到四面八方。凯莉小姐被挑起了兴趣,她跃下星月刃,在空中优雅的翻了个身,帅气地一甩手,星月刃便直直冲下镇子,打破了那道结界。

凯莉小姐毫发无伤,重新坐回了月亮。老骨头眼冒金星,晕晕乎乎的嘟囔,“下次要跳的时候提醒我一下啊凯莉小姐……呃啊——”

说了也是白说,凯莉小姐依旧我行我素。她看清了下方的场景,变了变脸色迅速躲到了一棵树后。

“怎么了……”

“嘘!”老骨头被凯莉小姐捂住了嘴,眼冒金星地往街道下一看,被此刻的景象吓到了,“我滴个乖乖,这啥玩意…”

“闭嘴。”凯莉小姐被挑起了兴趣,她躲在一棵松树后,安安静静地看着眼前在十八世纪西方话剧般里才有的仪式。

所有的居民——真的是所有的居民,跪满了整个广场,广场不足以容纳那么多人,他们遍跪在周围的街道上——浑浊与明亮的眼睛,男女老少,贫贱富贵,全部都安安静静地半跪在一起,围城一个圈。他们双手合十,静静地凝望着站在最中央的少女。

“哦?真是壮观的场景……”凯莉小姐歪了外头,最中央的姑娘穿着白色的长裙,身披灰色甲胄,一头蓝色的长髮在寂静的夜空中熠熠生辉,鬓旁系着一片黄色的柠檬。

“这是什么奇怪的搭配……”凯莉小姐揉了揉下巴,蓝色的瞳仁倒影出少女白净的面庞。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长鸣,像是龙的吼声。安静的人群变得嘈杂起来,不安的声音夹杂着细碎的哭泣声,年迈的老人穿的隆重,不住地在胸前比着手势,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什么。年轻的少女在掩面哭泣,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妇女拍着她们的肩膀安慰着。

“没事,别怕。”姑娘的声音不大,却穿过了整个夜空,飘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包括凯莉。凯莉小姐嗤笑一声,正想嘲讽她时,人群出乎意料地再一次安静下来。他们说,安莉洁小姐会保护他们的。

“叫安莉洁啊,从装束来看似乎是个圣女。很有威信嘛……”老骨头故弄玄虚地嘀嘀咕咕。

远方传来龙的长啼,黑色的巨龙翻过山头。它有尖利的角和有力的翅膀,张大了的嘴里头有三角状的牙齿,喷发出腥臭的味道。小孩吓得哭出了声,老人手上的速度变得更快。

蓝髮的姑娘闭上眼,举高了一只手,从指尖爆发出巨大又尖利的冰,散发着危险的寒气。安莉洁猛地睁开眼,像军队的将领发号施令般挥下了手,冰块与冰柱像有生命般朝巨龙飞去。

“别怕。”她说。

安莉洁举起双手,从人群最边缘的地方结起了冰制成的圆形屏障。凯莉小姐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边也泛起了点点蓝色的光,最终变成圆形的球将她温柔地包裹在内,“……什么啊!”

姑娘回头看了凯莉一眼,幽绿色的瞳仁轻飘飘地扫了一眼凯莉小姐的全身,继而转开了目光。凯莉小姐被看的面颊一红,她攥紧拳头,“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蓝髮姑娘的双手像是在操纵木偶似的灵巧地晃动,冰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摇动,龙被激怒了,尖厉的叫声斥满人们的耳朵。龙向前不断的飞,企图咬住那块讨人嫌的冰,巨大的翅膀将城镇一部分建筑毁于一旦。龙最终落入狡猾又安静的姑娘的圈套里。

在空气里散发白气的冰线束缚住龙的四肢、翅膀与脖颈,龙环视全局,不知哪儿来的冰柱屹立在夜空中,冰线的源头就系在那里。

安莉洁脚下升起一根巨大的冰柱,她双手高举,两颗绿色的瞳眸紧盯着双手间的光,最终变成一把金色剑柄白色剑刃的西方剑。

她启唇,“神明会给予你救赎。”

她执剑,从冰柱上猛地一跃,直直飞向那只巨龙。剑刃没入龙金色的竖瞳,喷出猩红色的血液,沾满了圣女小姐的裙摆。她拔起剑,利落地不断砍向龙的头颅,龙发出凄厉的惨叫,它不断挣扎,尖利的鳞片刮伤了姑娘白嫩的胳膊与腿,在面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从它的尾尖结起厚厚的冰层,结束于姑娘挥剑砍向龙下颚那块唯一柔软的弱点——它的逆鳞。

龙断断续续地发出几声啼叫,徒劳地拍动翅膀,倒在那片湖的边缘。留下一大滩的殷红色。

“……感谢神明,感谢我们的圣女大人!!”待人群上空的屏障消失后,居民们爆发出巨大的喝彩声,他们看着他们的圣女小姐浮在空中,手中的剑与两旁的冰柱化作白烟消失,“太好了,我还以为要死了……”
 
凯莉小姐身边的屏障也消尽了,她看完了全过程,无意识勾起了一抹微笑,“有意思,真有意思!喂,老骨头,我就呆在这不走了!”她骑上星月刃,飞向空中的圣女小姐。

居民们看着一旁的森林里冒出了个黑发的不速之客,骑着粉色的月亮飞向圣女小姐,有几个入住在此的外乡人立马认出来她是大名鼎鼎的星月魔女,不禁提起了心。

“本小姐是凯莉,”凯莉小姐扬起头,咬掉嘴里的糖果,“你……”

“迷失的人。”安莉洁歪了外头,幽绿色的瞳仁紧紧盯着眼前的少女。

“哈?”

“你的灵魂深处,充满了冰冷和黑暗。”

凯莉小姐挑了挑眉,她不屑的甩了甩手,“喂喂,你在对我这么粉嫩可爱的少女说什么呀?”

安莉洁垂下眸子,低声道,“需要救赎的迷途之人,跟着我一起向神明祈祷吧。”她双手附着双肩,“神明会给我们指引与救赎。”

“哈哈哈哈,你是吃错药了吗?真是笑死我了,”凯莉小姐翘起了二郎腿,摆了摆手,作出大笑的模样,“什么祈祷,什么救赎,我说你啊,”她双手叉腰,俯下身子,盯着圣女小姐圆溜溜的瞳仁,“与其指望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直接跪拜我凯莉小姐。”

“原来如此,”安莉洁歪了歪头,“比起信仰,你更加缺少和渴望的。”
 
“是别人的关注和关爱吗,真是可怜呢。”

凯莉小姐冷下了面庞,她感到全身发冷,奇怪的冰女一语成谶,令她不自觉地竖起全身的尖刺,“话挺多的,你以为自己是谁,故意来找我茬吗!”

“嗯,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安莉洁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一句话,“这样就不会孤单了哦?”

“……哈?”

 

凯莉:哪里来的中二病???
柠檬:看我屠龙宝刀
群众:???
那啥,后面的对话有一大部分摘自原作tv,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对峙……?
食用愉快~

【安雷】小马玩偶与抹茶蛋糕

蛋糕师安x玩偶设计师雷
 

 
一

雷狮今天又看见了那个男人。

前段时间迷宫梦幻乐园向他要了他新设计的新企划小马系列玩偶设计图的授权,据说是要将小马制成玩偶放进主楼第三层休闲区的娃娃机里供游客夹取。他本来是打算来视察玩偶的还原度的,结果一连几天来这里都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部装着小马的娃娃机前夹玩偶。

雷狮本以为他是因为女朋友什么的想要这类玩偶才来夹的,结果雷狮在旁边的咖啡厅喝完了整整一大杯的拿铁,还构思完了下一匹小马的轮廓,他还是没有夹起一匹小马。而且看男人注视机器里小马那含情脉脉快要滴出水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他自己想要吧。

先不说男人看似奇怪的喜好,就说他连续几天蹲在娃娃机前却一个都没夹起的壮举就够雷狮嘲笑一年。连佩利都能在一个下午内夹起一个,这人是得多蠢居然连一个都夹不起来。

二
 

卡米尔是雷狮的堂弟,今年读高三,按照雷狮的印象来看是蛮辛苦的年纪。意外的卡米尔喜欢吃甜品,之前经常来迷宫梦幻乐园这里的咖啡厅买蛋糕,现在正是高考冲刺的阶段,雷狮打着犒劳这段时间读书读到半夜的卡米尔的心思,在他放学前驱车前往咖啡厅。

面对面前琳琅满目款式不同的蛋糕雷狮就想起早上睡迟了匆忙起来磨的喝了一口满嘴都是豆渣的豆浆。如果不是卡米尔叮嘱他早餐要吃好他才不会去受罪去喝什么手磨。眼前花花绿绿的奶油晃得他头大,每一块卡米尔好像都吃过类似的,雷狮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些蛋糕好像都差不多,一时间景选不出要买哪款。

“需要帮忙吗?”雷狮正想说要一抬头就看见那个连续几天蹲在娃娃机前却一个玩偶都夹不起来的那张蠢脸。

求助他是不是太丢人了点。
 
“...要。”
 
三

“想要什么口感的?”男人笑了笑,他一边鬓角的头发被一蓝一黄两个细细的铁质一字夹别了上去,露出温柔的绿色眼睛。骨架瞧着挺大也很结实,看得出挺经常锻炼的。袖子挽到了手肘处。白色衬衫被咖啡色的围裙遮住大半,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举动都很附合现在少女的口味。

雷狮现在没空去管那些,他无意识地蹙紧眉,努力回忆前几天卡米尔给他尝的那几口蛋糕的味道,“呃,不会很腻,奶油稍微有点硬,蛋糕胚中间的夹层有草莓,奶油和红豆,粉色的...”
 
“我知道了,草莓慕斯是吧?二十五元,有没有会员卡?”男人看着雷狮,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动作很快的从展示柜端出一碟点缀着草莓、仅有巴掌大的蛋糕,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入纸盒内。

“有。”这人在笑他吗?雷狮忍不住翻个白眼,递给他一张金色的卡,拎了蛋糕拿好卡就往家里赶。

卡米尔要放学了。

四
 
 
那个男人今天依旧蹲在娃娃机前。

他简直要被那人蠢哭了,这都第几天了居然一个都没夹起来,在男人又一次失败之后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你是傻子吗,你夹了多久了居然一个都没出来。”

男人立刻站了起来,有些尴尬地勾了勾唇角,机器里的小马是雷狮设计出的第一匹小马嘉德,通体黄色,在耳朵下有一个神似孙悟空金箍的头箍,短脖子上的明黄色围巾刚好到脚。小肥脸上是很凶很嚣张的表情。

“让开,我来夹。”
 
雷狮随意的扭了扭操纵杆,瞥了一眼一旁看上去很专注认真的男人,“你之前一直在夹它的头和身子,我都怀疑你物理到底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这种大部位是不能夹的,你要找两个部位之间的链接部分。这里的机械爪子很松,你要让爪子有一个着力点并将它卡住才能把它夹起来。”

雷狮眯了眯眼,对准了嘉德的脖子一爪子下去,黄色小马一下子便掉出了机器。

男人看向雷狮的眼睛里有光。

“谢谢你!啊你不是昨天买草莓慕斯的那位顾客吗,我叫安迷修,很高兴认识你!”安迷修立刻蹲下身,抱起小马。他摆弄着嘉德的小短腿,企图让它做出一个抱胸的姿势。

“...我是雷狮。”雷狮转头,盯着咖啡厅玻璃柜台里头新出的抹茶蛋糕,昨天卡米尔好像说他挺喜欢抹茶蛋糕的来着..

“安迷修,那个绿色的蛋糕,好吃吗?”

“绿色的…那个是抹茶蛋糕啦,上面的抹茶粉是新找的牌子,我昨天尝了味道比之前的那个牌子要好。这块蛋糕我请你好了,谢谢你教我夹娃娃,你也喜欢小马吗,我觉得这个小马系列实在太好看了,我很喜欢那位设计师的作品,这个最新的小马系列是我最喜欢的,可惜还没设计完。我看你连续好几天都来娃娃机这里,是因为我一直占着娃娃机你才没夹的吗,非常抱歉我……”

靠,这人是老妈子吧?雷狮不屑地瞥了一眼嘉德,没想到现在的人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玩偶,这倒是可以参考一下。嘉德虽然是雷狮设计的,但是看到这只肥马他就莫名的不爽。“好啊,帮我拿一块。”不要白不要。

安迷修听见了,唇角很快的扬起一个弧度,头上抹了发胶但还是高高翘起的那一撮头发随着安迷修的动作微微颤抖。

这人果然是傻子吧。雷狮心中暗暗腹诽,忍不住笑出了声。

挺有趣的。

五

卡米尔在高考,就是现在。
 
已经是最后一科了,雷狮坐在开满冷气的车里,硬生生憋出一头汗。手上的蛋糕好像甜的发腻了,黏糊糊的粘在叉柄上,还有少数粘在雷狮的指尖。他发泄似的打开车窗,伸出手直接将整盘蛋糕狠狠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远远的听见了收卷的广播。

啊,结束了。

他打开车门,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气使他眯了眯眼。他顾不得那么多,在人群中寻找卡米尔的身影。

“雷狮!”卡米尔没找着,倒是看见了自己的表弟金,后面还跟着他的发小格瑞。雷狮才反应过来金也是这届考生,“小子,你看见卡米尔了吗?”

“大哥。”卡米尔闷闷的声音迅速回答了雷狮的问题。

“卡米尔,如何?题目都会吗?别想太多,只是场考试而已。”

“格瑞你看那不是嘉德罗斯吗!”眼尖的金一下子在人潮中发现了刚从考场出来被挤的十分烦躁的嘉德罗斯。他似乎听见了金的声音,转过头看到金和格瑞时瞬间拉下了脸,似乎想都没想就转过身走向校门另一端,那边站着一对高挑的男女,其中一个还欢脱地对着他挥手。

“嘉德罗斯怎么了?是考差了吗?”金挠了挠头,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格瑞我们和卡米尔他们一起去玩吧!”

“...随你。”格瑞面色不变地点点头,不留痕迹地向校门另一边瞄了一眼。雷狮瞥向卡米尔,却发现他好像在人潮中寻找什么。

“雷狮?”

六

雷狮转过身,安迷修站在他身后。

“你怎么也在这?这几个孩子是?”安迷修手上拎了两个制服包,微微汗湿的刘海稍微遮住了绿色的瞳仁,看上去有些窘迫。

“这我弟弟,”雷狮指了指垂着眸子的卡米尔。卡米尔心不在焉的盯着白色的鞋尖,从刚刚开始卡米尔就表现的十分不正常。

大概是刚考完试没缓过来吧。

“你来接他回去啊。”安迷修的话好像还没说完,就硬生生的止住了话头,笑的也十分僵硬。他衬衫的领子有点湿,在这么热的天气还工工整整地打了领带,不被热死才怪吧。

“喂,今天你有去咖啡厅吗?”雷狮眯了眯眼,也没什么兴趣问他想说什么,漫不经心地玩着卡米尔黑色书包的肩带。

“有的。”安迷修显然没想到雷狮会问这个,“我的侄子侄女今天也高考,我想带他们去迷宫梦幻乐园玩一下,顺便吃点蛋糕。”
 
“行,”雷狮扭了个头,举高手臂对着停在门口的车按了下车钥匙,“我也要去那里,上车吧。”

“呃?那麻烦你了。”安迷修愣了一下,但很快的反应过来,带着身后的少年少女,跟上了雷狮的步伐。

七

坐到了平时的固定座位,雷狮长舒了一口气,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桌面上。

安迷修坐在雷狮跟前,他第一次以顾客的身份来这家咖啡厅。一旁的金拉着格瑞叽叽喳喳的谈论下午刚考完的数学题。安迷修的侄子侄女坐在那三人边上的单桌上,卡米尔轻车熟路地走向柜台点蛋糕。

“那个红发的女孩子是我的侄女艾比,黑发的是我侄子埃米,他们是一对姐弟。”安迷修今天没有别双色夹,略长的褐色头发稍微挡住鬓角,“其实我想请求你一件事,雷狮。”

八

“什么?”雷狮挑了挑眉,他现在倒是好奇起了安迷修到底一路上在打什么鬼主意。

“呃,那位金色头发戴着帽子的男孩,和你很熟吗?”

“你说金?他是我表弟。”雷狮翻了翻存在电脑里的设定图片,答道。

“那孩子叫金?”安迷修更加不好意思了,“孩子嘛,这个时候有这种心思很正常对吧..”

“哈?”真是莫名其妙的回答。

“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的小侄女艾比,对金有一点,呃,青春期孩子们都会有的小想法。”安迷修清了清嗓子,“她知道我认识你,还看到金和你走在一起,就请求我帮她,嗯,请求你帮她和金拉进一点关系。”
 
“哟,安迷修,看不出来啊,你还会帮小女生牵红线?”雷狮大笑,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安迷修的红发小侄女。小姑娘红着脸颊,目光不住地飘向金那一桌的方向。好吧,看上去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那倒也不是。”安迷修挠挠头,目光飘忽不定,“毕竟艾比挺可爱的,她也高考完了,我就……”

“我倒是无所谓,”雷狮接过卡米尔递给他的账单,瞄了一眼,又叫他再订一个蛋糕晚上带回家吃,“有空就帮帮看。”能不能帮得动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金的身边有一个格瑞。

“谢谢!”安迷修有些受宠若惊,他本以为雷狮会拒绝的,毕竟他们的交情并不深,而且雷狮看上去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之后安迷修才知道,雷狮当时会主动提出捎他们一起去咖啡厅并答应请求的原因只有一个。

卡米尔在给黑发的小侄子递奶茶时,悄悄红了耳朵。

九

安迷修在受到雷狮的教导后夹玩偶技术突飞猛进。

某天下午带着卡米尔来咖啡店工作时,从员工休息室的门缝间看见了一大袋的嘉德。雷狮叹了口气,把第二批小马格瑞尔的设计图纸发给了迷宫梦幻乐园主办方。他是该感谢安迷修这么肯定他的设计,还是该嘲笑他愚蠢又幼稚呢。

卡米尔从进门开始就变得像刚考完试那天一样僵硬。放在桌子上的蛋糕从被端上来开始就没有被动过一口。卡米尔木然盯着木质的桌面。最爱看的那本小说也和蛋糕一同被遗弃。

“卡米尔,怎么不吃?”雷狮关掉邮箱窗口,试探道,“是担心考试吗?”

“ ...不,大哥,我没事。”卡米尔回过神,垂下眼睛,金属的光泽映在深蓝色的瞳孔里,红色口罩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出一点儿表情。

“是吗——”雷狮斜睨卡米尔一眼,转头看向后面一张桌子,果然,上头坐着几天前的那个萝卜头发小姑娘和他的弟弟。

卡米尔抬眼,手不断捻着银叉,盯着雷狮,“大哥...?”
 



没了,卡文卡成黑历史,后面不知道咋写了,会努力去写后续的

 

 

【安雷】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

是什么声音呢?

我低下头,捂住心口,通过薄薄的衬衣感受如雷的声音。

“扑通扑通扑通……”

是什么导致它这般兴奋?高兴的心情溢出了瓶口。

像冬天的风一样猛烈,像夏天浮在空气中的炙热一样难以平息,像异国的姑娘一样热情。它不住的跳动,一刻不停的跳动,尼克斯也无法让它停止。

“扑通扑通扑通……”

老师站在讲台上,用粗短的粉笔用力画出一个抛物线,唾沫横飞地讲着新题。他的眼镜反射出一道光,晃的脑子迷迷糊糊。是因为这次考试成绩比以往都优秀吗?

“扑通扑通扑通……”

古老繁华的图书馆寂静无声,唯有书页翻动的声音,叶子沙沙的响,恬静的少女撑着头,沉浸在书的世界里。是因为找到了最喜欢的书的精装版吗?还是认识了志同道合的小姐?

爱丽丝追着兔子跳进了洞里,喝下药水随意变换身形。小梅追着闪闪发光的橡果子,找到了巨大的灰色精灵。王子殿下骑着金色的狐狸,追上了叼着苹果的金鸟。

“扑通扑通扑通……”

天台上飒飒的风,少女们的密语,滴水的声音。是因为今天的煎蛋煎的特别成功吗?

“扑通扑通扑通……”

在操场上奔跑的的少年,训练的哨声,身体落在软垫上的声音。是因为这次跑步跑的特别轻松吗?

是什么呢?

我抬头,出现的少年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心跳变快了。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你在做什么?”我听见他问。

他从世界的另一端走来,带来一片星辰,夕雾的香气,还有温柔的风。

不,全部都不是。我在心里回答道。是他。

心跳变得更快了。黑色的乱发,蓝白的外套,颀长的身形,张扬的笑,绛紫的眸。

我红了脸。

星星升起来了。
 
 
 
 
 
 
  
-Fin.
 

写的很烂,而且意识流,但是好爽

ALeoç»´:

《Paradox》安雷向个人图集 é¢„å”®

预售地址:戳我(禁止家长代拍)

作者: @ALeoç»´ 

设计:4tong

Guest: @德育处朗读大师 


预售时间:6月18日 12:00~7月22日12:00

收录彩图黑白图80±p(安雷向为主,有全员向,含未公开图),赠品为胶片亮膜方形吧唧(4枚),特典是封面同柄文件夹&柯式双层烫金挂件(付款减库存),其他事项请看宣图。有疑问可在评论提出!

红心蓝手抽一人,转发抽一人送全套。


让大家久等啦>/////<!!感谢长久以来的等待和支持!!这本图集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非凡,基本上记录了入凹凸以来相对满意的彩图和黑白图。感谢读然老师的G图!还有为我日夜操心的水母老师(……

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次准备的过程也是诚惶诚恐,十分感激包容并且支持这样的我的大家了……!>  <我会尽自己所能呈上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作品给各位天使……!

耶

都不知道:

《欲得而甘心》预售,宣传图有2P

预售地址:点我【内含R18,请勿让家长代拍!】

作者:都不知道

封面/明信片:LC  @LCCC

设计:4tong   

插图:夏叶  @夏叶df-夏天是绿豆沙冰控🍹 

扉页:平子  @_Niarwol  

吧唧:ALeoç»´  @ALeoç»´ 

特典钥匙扣:眠 çœ @提不起劲


Guest:

羽柒 @乱世定終 ã€ä¸æ¥å®¢ @咖啡店欠债还不起 ã€é‡åŠ›  @重力制动 ã€åå…«  @Heimdall-uuuu ã€ç²¥ä¸ƒæã€é˜¿æµ·  @望月のカイ ã€rag  @Ragnarok 


预售时间 6.16晚上8点 

收录全文19w-20w 含番外三篇(未公开番外2篇),硬壳精装本79元含赠品,特典付款减库存,其他事项具体请看宣图

红心蓝手抽一人,转发抽一人送全套。


O<-<不好意思我这个拖延症晚期,终于折腾出来了,让我嚎叫一声谢谢staff们!因为这次代理和印场用的是两家,精装成本比较高,我这边需要给印刷全款,所以应该链接里面拍完预售就结束了。

欲得而甘心正文全文

番外一这个周末写完(被拖走)。


【柠凯】战损

★是半小时摸的短打 全文意识流✨

★是凯莉小姐和小黑洞打完架之后的事情

★可能会有后续

 

魔女小姐眯着眼睛,视线所触及处皆是成片的殷红色。她咬紧了牙,嘴里没有往常甜蜜的糖味,她感到眼前发黑,甚至不能分辨出她现在正站在哪里。鞋子像灌了铅般沉重。魔女小姐从未如此憎恨带有星星的白色鞋子所带的厚重的高跟。味蕾所感受到的是溢出的铁锈味。脑子里嗡嗡的响,只能接收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孩童般的哄笑,不夹杂任何感情,却又的无比残忍。凯莉小姐摇摇晃晃的抬起手,召唤粉色的月亮带她逃往高空——她了解自己的能力,不能再打下去了。虽然这么做很逊,但是保命最重要不是吗?她不屑的嗤笑一声,万分嫌弃的感觉到身上黏黏糊糊的都是血,有的甚至已经干透了,留下硬硬的一小块深红色布料——想去洗澡。魔女小姐驾驭着星月刃全力飞往高空,如果能到达他所不及的地方,大概能捡回一条小命——接近阳光触及的地方了!她瞪大眼睛,攥紧了裙摆,紧张地听到身后锁链碰撞的声音渐渐靠近,最终缠绕住月的刃尖。黑发的少女在猖狂的大笑声中从云层里坠落,却没有魔女小姐预想的疼痛。她睁开眼,努力从血红色的视野里辨认出一抹蓝色。她提起的心倏的放下。是她了,魔女小姐阖上双眸。圣女小姐紧紧抱着她,用绿色的大眼睛盯着魔女小姐沾满红色的面颊,瞳孔幽深。她一言不发,小心的用薄冰冻住魔女小姐身上不断冒血的裂口,用手指轻轻抚摸细小的擦痕。她站起身,面对仰着头大笑的男人。

“神明会给予你严寒的天谴。”圣女小姐脸上是少有的愠色,她抬起手,凝结出无数冰的捕器,“给予你万劫不复。”

噫呜呜噫

RIME:

《永无乡》预售本宣


全文试阅:☆☆☆☆☆


原作:凹凸世界

CP:安迷修x雷狮

预售时间: 2018.06.09(晚上八点开始)~07.10

预售地址:❤❤❤❤❤

预售价格: 65rmb(小说本体+明信片x1+吧唧x2)

 

分级:NC-17

页数:300p~

字数:14w~(包含未公开番外2w+)

作者:肃霜

封面/赠品吧唧/赠品明信片/特典文件夹:LC  @LCCC 

黑白插图:平子 @_Niarwol 

特典吧唧:维 @ALeoç»´ 


Guest:

重力 @重力制动 ï¼Œ

不来客 @咖啡店欠债还不起 ï¼Œ

十八 @Heimdall-uuuu  

夏叶 @夏叶df 

羽柒 @乱世定終 


赠品:每本赠送吧唧x2,明信片x1

特典1:磨砂文件夹x1(同封面)预售前100赠送,可加购100

特典2:58mm星幻吧唧x2,预售前500赠送,500名后随机成对掉落,可加购100


内页排版:鲤 @二氧化呔 

装帧设计:我


注意事项:

  • 前100名的特典文件夹和吧唧都送,一个ID限拍一份,后续不限购

  • 每本书的加购:两种特典只能任选一种,数量也仅限一份

  • 番外1近日公布全文,番外2和3仅收录在实体书中

  • 发货时间预计在7月

  • 请不要家长代拍!请不要家长代拍!请不要家长代拍!

  • 极小概率会出现在CP22.5的场贩,目前没有计划,不要抱太大期待


该条的转载/评论/喜欢推荐里各抽一位(共三位)赠送小说+特典一套。


拒绝盗印,请认准唯一代理:星间多肉研究室


呃啊——

💦亚缡士多水💦:

安雷个人志《Taboo》终宣




原作:《凹凸世界》


CP:安迷修×雷狮


作者:缡水


 
封绘:羽柒  @乱世定終  
设计/排版:狐面具   @身负重债的狐面具桑  
赠品:景   @追星失踪景  
特典:梅   @梅子黄时雨  &缡水 
 
guest:景   @追星失踪景    å›çŸ£  @-青葙子    è‹åŒ—   @红糖糍粑   éœé¹„   @霍鹄    çƒŸæŸš   @🔜长时延期🔚    æ¤°æ¤°   @信藤仰马川   ç™¾ç‘œ   @性感百瑜在线学习    ç¾…æ–¯  @羅斯rrrr 


 è¿žä¹Ÿ  @阿司匹林   æ¢§æŸ’  @边缘人💨    é˜¿æº¯ @🌟溯格拉底🌟    é’¨ä¸ @老钨丝    å…”七 @🐰冰淇淋香草兔奶糖🐰 


 
字数:7w+ 
 
页数:130p↑↓ 
 
分级:NC17
 
价格:45RMB
 
预售:6.2 20:00--7.2 20:00
 
唯一代理:星间多肉研究室 
 
注意事项: ç¦æ­¢å®¶é•¿ä»£æ‹ï¼ï¼ï¼ï¼ç¦æ­¢å®¶é•¿ä»£æ‹ï¼ï¼ï¼ï¼ï¼ 
 
预售链接: â˜» 
 
在热度和转发里各抽一个小饼干赠送 å…¨å¥—+特典!!!! 
 
如果大家缺书垫桌脚请救救贫穷缡水>q<